購物車

Air Jordan品牌成立30年:Nike一場豪賭的勝利

耐吉台灣官網每天為大家帶來全新潮流系列單品,為您的生活添加更多的色彩,為您的生活充滿活力,讓你每天不重複,精彩的人生從現在開始,請關注我們耐吉台灣官網,我們將全新的耐吉夯貨單品以及新款Air Max穿搭男資訊將一一呈現給大家。

今年是Air Jordan品牌成立30年,進入而立之年的Jordan還在遙遠的中國跟中國體育品牌中國喬丹打著官司。盡管這個官司還沒有最終結束,但Jordan已經在包括中國在內的市場取得成功——它直接決定瞭耐克最終成為體育品牌的巨無霸。

始於1985年的Jordan Brand,正步入極其輝煌的第30個年頭。剛剛過去的NBA全明星周末,紐約的大街上都還Air Jordan的大海報,這是AJ30周年的第一波活動,Jordan Brand旗下的NBA球星,紛紛喊出“I’m not Michael, I am Jordan.”口號,這廣告語巧妙拆開瞭喬丹的英文名字,透露出的意思是——我不是邁克爾·喬丹,我是喬丹之隊一員,韻味十足。

回溯到1984年,21歲的喬丹在NBA選秀首輪第3位被芝加哥公牛隊選中,在那之前,喬丹的經紀人大衛·法爾克(David Falk)就已經著手為他尋找一個球鞋贊助商。法爾克和喬丹都沒有想到,他們日後會重新定義籃球鞋的概念和商業模式。

當時美國的鞋業競爭異常殘酷,耐克公司正處於一個困難境地,他們發現瞭喬丹,盡管後者不怎麼中意這個品牌,他們還是決定把賭註全部押在這個菜鳥身上。

現在我們都知道,耐克贏得瞭這場豪賭。

實際上,耐克一開始都沒進入喬丹的考慮范圍。喬丹想投奔阿迪達斯麾下,如果不行就去匡威——那個時代的行業領軍者,旗下簽有“魔術師”約翰遜、“J博士”朱利葉斯·歐文和“大鳥”拉裡·伯德等超級球星。但是,這些球星都沒有專屬的簽名球鞋,匡威甚至沒有為他們量身打造的電視廣告。

“阿迪達斯曾是我最喜歡的球鞋,”喬丹曾在接受電子郵件采訪時寫道,“我在比賽中穿匡威鞋,但我訓練的時候總穿阿迪達斯。大衛當時跟耐克談,想讓他們為我專門打造一條生產線。而我已經去匡威、Spot-Bilt和新百倫公司拜訪過瞭,我甚至都不想去跟耐克談。”

耐克公司並不灰心,他們制作瞭一個喬丹扣籃的短片,送給喬丹一傢。喬丹父母被打動瞭,勸喬丹去見見耐克,並且逼著他上瞭飛機。

喬丹看到關於自己的片子很驚訝,他說那是他第一次發覺打籃球可以成為一種藝術。隨後喬丹和耐克會瞭面,雙方有一個不錯的溝通。與此相反,喬丹和阿迪達斯老板的幾次會面極其不舒心,而且阿迪達斯不願意花大價錢簽下喬丹。“當耐克正式報價後,我又回去找阿迪達斯,看他們是否匹配合同,結果他們沒有,給的合同報價差遠瞭。最終我選擇瞭與耐克簽約。”

正是法爾克,他看到瞭“喬丹”品牌的輝煌未來——他不僅是NBA的超級巨星,還會成為一個品牌的傳奇。

“我跟耐克說,這不是錢的問題,”法爾克說,“他們必須為‘喬丹’專門打造一系列產品。”法爾克建議耐克將這系列產品命名為“邁克爾·喬丹”,但隨後被耐克高管Rob Strasser吐槽瞭。

“Rob說沒人會相信一個20歲的籃球運動員能成為設計師,”法爾克說,“我說,那系列‘簽名鞋沒有球星簽名怎麼行?’Rob坦言這確實是個問題。”

當時耐克正在為它的跑鞋Air Sole做宣傳,法爾克瞬間靈感突現,想出瞭Air Jordan這個名字。“(我起這個名字)就花瞭兩分鐘,”法爾克說。

法爾克與耐克達成協議,喬丹拿到的代言合同是5年250萬美元,50萬美元的年代言費在現在看來不值得一提,但在當年,匡威旗下那些頂級球星,每年也就10萬美元級別。除此之外,法爾克還為喬丹爭取到瞭1500股的耐克股票,耐克還承諾,在Air Jordan球鞋發行後的前六個月,至少投入100萬美元做營銷推廣。

這無疑是當時所有職業運動歷史上最大的風險投資。

“邁克爾仍常跟我開玩笑,‘(這筆生意)是你的第一個好主意,也是最後一個!”法爾克說。

想要了解Nike Air Max 90評價更詳細資訊消息的話,不妨關注耐吉台灣官網(https://www.nikesteelersshop.com/)後續報道消息,也可以添加Line:TWHP進行詢問,新款低至 7 折起,新款不斷上架,週日週末享用專屬折扣優惠,驚喜連連,正品夯貨,支持專櫃驗證,7天鑒賞期,7天無理由退換貨,心動,不如行動,趕緊來選購吧!

發佈留言
全台满额免運

全場滿1599免運

3-5天極速到貨

3-5天極速到貨:宅配、超取

正品品質

專櫃正品

七天鑒賞期

七天無條件退換貨

線上LINE客服